媒體傳真
首頁 - 媒體傳真
2020-11-24 作者:馬燕 來源:揚子晚報 編輯:管藝添 於玥晗

3位諾獎得主“雲對話”江蘇企業家

跨越16個時區把脈全球經濟,南京科技創新動力獲“點贊”

北京時間11月22日晚,一場別開生面、跨越16個時區的高端“雲對話”在南京舉行。圍繞着“全球經濟展望與中國企業家新思維”這一主題,三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分別於意大利、美國芝加哥、美國加州在線發表精彩演講,並與江蘇近200名企業家大咖的代表展開視頻對話。本次活動由南京市委創新委辦公室指導,南京市江寧區政府和南京大學商學院主辦,思謀會和江寧區工信局、江寧區科技局承辦,大全集團等協辦,揚子晚報等媒體支持。

演講精華

活動伊始,南京市江寧區區長嚴應駿,南京大學常務副書記楊忠教授和思謀會常務副主席、環太集團董事長王祿寶分別致歡迎辭。在南京大學商學院助理研究員、思謀會祕書長趙宜萱博士的主持下,三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分別進行主題演講。

疫情加速了數字化技術的“滲透”

中國是全球數字化領導者和創新者

2001年諾獎得主、美國紐約大學教授邁克爾·斯賓塞(MichaelA.Spence),如今常住意大利。南京是他印象很深的城市。在《後疫情時代世界經濟發展》的主題演講之初,他就熱情地跟大家打招呼,“南京在中國是經濟非常強的城市,產業發展在疫情過後恢復得非常好,科技創新動力強。”

邁克爾·斯賓塞認為,疫情加速了數字化技術的滲透。疫情過後,經濟的復甦將很大程度上基於數字平台的發展,很多行業也將面臨“實體商業+數字化技術”的混合模式。

他特別提到,“中國是全球數字化的領導者和創新者,尤其在電子商務、移動支付、金融科技等領域。希望這些技術能夠儘快在全球得以推廣和採納,讓更多的國家受益。”

疫情下有“贏家”也有“輸家”

疫苗等緊缺資源要有效配置

2012年諾獎得主、美國斯坦福大學教授埃爾文·羅斯(AlvinE.Roth)在加州上線。他圍繞着《疫情時期的經濟——短期調整與長期變化》的演講主題,以美國經濟為例,分析了疫情下的“贏家”和“輸家”。最大的“贏家”,是擁有多個數字化產品的公司,例如擁有線上購物平台與物流運輸及雲計算業務的亞馬遜、提供線上會議辦公平台並擁有強大雲計算能力的微軟等等。但另一方面,航空業、旅遊業在疫情中受創明顯,並且影響可能還將持續。

埃爾文·羅斯教授提到,在疫情下,供應鏈的穩健和緊急情況下的資源配置面臨較大挑戰。舉例來説,待疫苗研發成功後,一開始還是緊缺資源時,該如何有效配置?他認為,這都是值得研究的問題。

現代經濟需要多種技能

要“跳出僅憑分數論成敗的思路”

對話集萃

未來五年最具投資價值產業:

數字化技術、醫療健康和教育

主題演講後的對話環節,讓企業家們直言“收穫滿滿”。對話環節由南京大學人文社會科學資深教授、商學院名譽院長、行知書院院長、博士生導師趙曙明教授主持,五位企業家、學者代表與邁克爾·斯賓塞教授、詹姆斯·赫克曼教授共同參與。

問:中國未來五年內最具投資價值和上升空間的新興產業是什麼?

答:數字化技術產業、醫療健康產業和教育產業。在發展數字化技術產業時,要注意資本市場投資風險;而醫療健康產業方面,主要包括數字化和生物醫療技術;在教育產業方面,要注重人才數字化技能培訓,關注邊遠地區農村弱勢羣體的教育,企業注重在職技能培訓,引進新的教育理念。

問:在產業升級的背景下,能否針對製造業中級技能人才培養與認證提出建議?

答:在職中等技能培訓對經濟發展不可或缺,建議可學習德國、瑞士和奧地利的企業和大學合作的“產學合作”做法——企業向學校傳遞需求,學校培養企業所需的技能人才;也可學習美國南卡羅來納州興辦社區大學的做法,公司與學校合作來培養製造業中級技能人才。

問:對南京市在人工智能投資、未來網絡、生命健康、新金融等方面的發展有何建議?

答:未來中美可能會在醫療和氣候變化方面達成合作,並通過國際協定在數字化技術、網絡安全、人工智能方面開展合作。面對這種情況,南京市可以此為方向,積極發展相關產業。

延伸閲讀

“早上好”遇見“晚上好”,“雲對話”跨越16個時區

與北京時間相比,諾獎得主所處的最遠距離——美國加州隔了16個時區。當南京主會場是晚上時,詹姆斯·赫克曼教授所在的芝加哥是早上,邁克爾·斯賓塞教授所處的意大利,時間是下午。因此,“雲對話”時,“早上好”“下午好”“晚上好”的問候此起彼伏。

據悉,三位諾獎得主在“雲對話”活動前,還參加了11月21日-22日於南京舉行的第十屆企業跨國經營國際研討會。第十屆企業跨國經營國際研討會主席趙曙明教授介紹,100多名與會者在南京大學商學院、超過6000名與會者於線上參會。與會者包括國際學者和CEO等,來自近20個國家和地區。

2000年諾獎得主、美國芝加哥大學教授詹姆斯·赫克曼(JamesJ.Heckman)在《中國人力資本發展》的主題演講中提出,現代經濟需要多種技能,也應承認多種技能的重要性。比如四年的本科教育不一定適合每一個人,職業教育和在職培訓同樣重要。他建議要“跳出僅憑分數論成敗的思路”;也要強調非學術職業技能方面的價值,比如可借鑑德國的工廠機制。

他還認為,早期教育對孩子的教育非常重要,“智慧”的人力資本投資即是儘可能早的在教育方面進行投資。這樣,就能更加有效地為未來的經濟發展儲備更多技能嫺熟的人才。